平特肖开奖记录
中國西藏網 > 雜志

憶趙樸老與十世班禪大師的師友情

劉鵬 發布時間:2019-04-03 14:20:00來源: 《中國西藏》

  趙樸老與十世班禪大師關系十分親密。趙樸老曾說,他和十世班禪大師的關系是“平生風義兼師友”。趙樸老初見十世班禪大師是在1951年。1951年4月27日,年僅16歲的十世班禪大師受邀抵京,協助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的和談工作,他積極貢獻智慧和力量,在歷史性時刻展現出了一代宗師愛國愛教的風采。協議簽訂不久,中央安排十世班禪到上海、杭州等地參訪。6月6日上午,十世班禪一行由天津乘坐的專車徐徐抵達上海,上海各界人士600余人在華東軍政委員會主席饒漱石、副主席曾山等帶領下到車站迎接,十世班禪首次上海之行停留了5天,上海安排趙樸老陪同接待,這是趙樸老與十世班禪大師首次交集。據趙樸老回憶說,我有幸負責接待大師,安排了一次盛大的集會,讓上海的佛教群眾有機會參見。1953年5月30日,中國佛教協會成立,十世班禪大師當選為名譽會長,趙樸老當選為副會長兼秘書長,由此兩人互為師友將近半個世紀。

  共荷如來家業發心修建藍毗尼中華寺 

  1956年11月,趙樸老參加在尼泊爾首都舉行的第四屆世界佛教徒大會,趙樸老專程到尼泊爾佛陀出生地藍毗尼朝圣,萌生了要在藍毗尼修建一座中國寺廟的想法。隨后趙樸老赴印度參加紀念佛陀誕生2500年大會,在會上與十世班禪大師相聚十分歡喜。趙樸老提出了要在藍毗尼修建一座中國寺廟的想法,十世班禪大師深表贊同。1986年,十世班禪大師再次來到尼泊爾,出席世界佛教徒聯誼會第十五屆大會,期間大師代表中國政府和中國佛教界作出了在藍毗尼建造一座中國佛教寺院的鄭重承諾。趙樸老命名即將修建的寺廟為“中華寺”,并揮毫題寫了寺名。在兩位大德的共同發愿和努力下,中華寺的修建工作終于在1996年正式啟動,1999年竣工。今天中華寺已經成為中尼友好的象征,也是趙樸老與十世班禪大師友誼的見證。

 
十世班禪大師與趙樸初  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供圖

  歷經劫難見真情。“文革”期間,趙樸老和十世班禪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經歷過風雨,兩人的感情更近了。十一屆三中全會后,趙樸老見到十世班禪又多了一份敬意。趙樸老回憶說,將近二十年不見,我沒想到大師的面貌變得那樣的堂堂而豐滿,身材那樣出眾的高大,漢語講得那樣的流利而條理井然,佛法和世間法那樣的精通,足見他的才智過人和平時的勤奮精進。最令趙樸老欣喜的是,“盡管經歷了“文革”,十世班禪大師對黨和國家的忠誠絲毫沒有動搖,對佛教事業絲毫沒有消極畏縮情緒,而是充滿著信念和熱忱。”1980年7月,趙樸老陪同十世班禪大師到承德視察時連作三首詞,其中一首《臨江仙·樓閣莊嚴彈指現》贈予了十世班禪大師。 

  臨江仙 

  承德須彌福壽之廟,1780年清乾隆為六世班禪所建。1980年7月,全國政協同人來游,作此贈十世班禪額爾德尼副主席。 

  樓閣莊嚴彈指現,當年帝力雄心。堪思百族遠來情。北招沙漠月,西接妙高云。 

  二百年間無限事,重來已隔三生。漫嗟虛殿冷龍鱗。眾生齊大覺,日照萬山明。 

  1980年12月,中國佛協召開第四屆代表大會,此次大會是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我國三大語系佛教界召開的第一次代表大會。十世班禪大師在大會上致開幕詞,趙樸老作了中國佛教協會第三屆理事會的工作報告,大會選舉十世班禪擔任名譽會長,推選趙樸老擔任會長。此后他們經常一起主辦佛事活動,開展調研、參加會議、接見外賓,對于十世班禪大師的支持,趙樸老總是念念不忘。趙樸老曾說:十世班禪大師作為中國佛教協會的名譽會長,他從來沒有因為擔任的是名譽職務而推卸責任。 凡遇到我們有事向他匯報,他無不細心聽取,盡力協助。 至于西藏和所有藏族地區佛教工作,他更是不辭勞苦地親自奔走。 

  趙樸老對于十世班禪大師把愛國、愛黨和愛教、愛民族完美地統一起來的品行十分贊賞。看著趙樸老為恢復少林寺、大相國寺著急,十世班禪大師也急在心里。十世班禪大師在第五次佛代會上說,我和樸老要去一起去。趙樸老考慮到時機還不成熟,最終勸住了大師。趙樸老說,十世班禪大師有時比我還著急,他對佛教事業無比忠誠,他的熱情象火炬一般照耀人心。 

  創辦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 

  上世紀八十年代,十世班禪大師赴西藏和四省藏區視察,開展佛事活動,與當地領導干部、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眾深入接觸,發現一些藏傳佛教界人士急于復建受損寺廟,求大求全,一些活佛不求上進,一些僧人法律意識淡薄,一些寺廟戒律松弛,分裂勢力不時搗亂等問題,引發了十世班禪大師對如何構建藏傳佛教正常秩序的思考。十世班禪大師認為,培養愛國愛教高素質僧才是關鍵,在西藏、青海、甘肅等地開設佛學院的基礎上,有必要在北京創辦一所藏語系高級佛學院。 

  十世班禪找趙樸老商議,兩人就開辦佛學院的必要性、辦學宗旨、辦學地點、是否命名為高級佛學院等問題進行了深入討論。趙樸老回憶說,這個佛學院命名“高級”,并不是因為教學的內容高,而是因為學員的身份高。十世班禪認為,許多“轉世活佛”從小便受到群眾禮拜恭敬,而缺少教育,既不利于教,也不利于國。所以加快培養愛國愛教的活佛,這是關系到祖國千秋大業的問題。我們不但要有物的萬里長城,更重要的是建筑一座人心的萬里長城,培養活佛,就是要通過他們引導信教群眾愛國愛教,遵紀守法,發揮宗教界的力量。趙樸老對十世班禪大師高瞻遠矚,面向未來,為法乳流傳,慧燈永照,發心興建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以輔導全國各地藏語系佛教的青年僧才學習的大愿所感染,深表贊同。趙樸老說,這是負荷如來家業的一件大事,繼承、發揚藏語系佛學的一個根本措施。     

  隨后他們聯名向國務院申請,倡議在首都北京西黃寺創辦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申請著重陳述了創辦高級佛學院的歷史意義,兩位大德認為,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成立,不僅是中國佛教界的一件大事,而且也是中國佛教史上的一個創舉。將藏傳佛教僧才組織在一起學習宗教、政治的廣泛知識是前所未有的,它是藏傳佛教在培養高級宗教人才方面的一個歷史性改革,藏傳佛教的教育將由經院式教學改變為新式的課堂集體教學,具有深遠的意義。他們的倡議得到了批準。1987年2月10日,十世班禪大師親自牽頭成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籌建組。 

  1987年2月23日,中國佛協第五次代表會議在北京舉行,趙樸老向大會作報告,專門向與會三百位代表通報創辦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主要目的、任務和時間表。他說,班禪大師倡議在北京西黃寺開辦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有重要意義,這個學院由大師指導,屬中國佛教協會建立。它是藏語系佛教的高級學府,其任務以培養藏蒙轉世大德為重點,并逐步發展為藏傳佛教研究中心之一。要抓緊進行籌備,力爭在1987年年內招生。十世班禪大師在會上列舉了藏傳佛教在落實政策過程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和不良現象,強調了創辦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必要性。他說,你們要修廟我是支持的,但要逐步進行,過去有多少個,現在就修多少個,這樣影響不好。拿扎什倫布寺來說,過去殿堂很多,塔也很多,是600多年來逐步建設起來的,每一世班禪都修的有,如果600年的東西,要一下完全恢復,是不現實的,也是不需要的。他強調,要注意我們藏族學術和文化的繼承發展。現在二三十歲的一些活佛,根本就沒有學到什么東西。有些人有自愛之心,自學成才的也有,但絕大多數沒有受到應有的教育。因為是活佛,現在有了地位,錢也多了,群眾供養了他們很多財物,就不求上進了。對這些活佛首先要整頓思想,要使之懂得愛國愛教,熟悉黨的政策和國家的法律。我下決心在今年內開辦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有了人,事就好辦……寺廟要整頓,有些封建的糟粕要去除。喇嘛也好和尚也好,不合格的一個也不要。廟要做到像個廟,僧要做到像個僧。十世班禪大師的講話振聾發聵,引發巨大反響。趙樸老總結說,大師講話是愛國的聲音,團結的聲音,我雖不懂藏語,但聽懂了他的心聲。 

  1987年9月1日,古老的西黃寺法號聲聲,經幡飄揚,煨桑繚繞,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宣布成立,首屆學員開學典禮隆重舉行。十世班禪大師擔任首任院長。在出席開學典禮的鄧穎超、習仲勛、胡啟立、田紀云、郝建秀等領導同志和來自西藏、 甘肅、 青海、 內蒙古等地的42名學員的共同見證下,十世班禪大師向趙樸老頒發了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高級顧問聘書。 

  趙樸老接過聘書,內心非常高興地說: “我為宗教政策的偉大光輝,祖國佛教的燦爛前景而衷心鼓舞,歡喜無量”“我相信,今后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在班禪大師的親自主持下,在黨政領導的親切關懷下,在中國佛教協會的支持下,通過全體工作人員的積極工作和教學雙方的勤奮努力,一定能開出繁盛的花朵,結出豐碩的果實,使古老的藏傳佛教發出耀眼的光輝,使偉大祖國的傳統文化呈現奪目的異彩”……會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悲嘆日墜中天 

  正當中國佛教事業恢復發展的緊要時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禪大師因操勞過度,心臟病突發,在西藏圓寂。得知十世班禪大師突然圓寂,猶如晴天霹靂,趙樸老悲嘆日墜中天,心情十分沉重。當時趙樸老剛結束澳洲的訪問,途經香港視察寶蓮禪寺天壇大佛工程,準備回國。據趙樸老回憶,當晚在一個宴會上,有人提到班禪大師逝世,由于好多天沒有看到國內報紙,猛然聽到這意料不到的消息,我不由得失落了筷子,再也不能進餐了。稍作鎮定,趙樸老即致電中國佛教協會并轉全國人大常委會,對班禪大師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唁電全文如下: 

  中國佛教協會并轉全國人大常委會: 

  頃自澳洲回國過港視察天壇大佛工程,始悉班禪大師示寂。大師為國為教,盡瘁一生,日墜中天,曷勝震悼。請代向經師遺屬致唁。 

  趙樸初于香港 

  1989年1月31日 

  2月2日下午,趙樸老從香港返回北京,參加由中國佛教協會主辦的十世班禪大師示寂回向法會。2月3日,82歲的趙樸老堅持同200多名僧眾一起為班禪大師誦經,祈愿班禪大師乘愿再來,早日轉世。趙樸老號召:我們中國各民族佛教徒都應當以班禪大師為典范,為祖國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為祖國的和平統一事業,為世界和平事業竭智盡忠,勇猛精進,繼承大師的遺志。3月19日,趙樸老還出席了在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舉行的第十世班禪大師示寂七七祭悼圓滿日法會,并致詞。 

  十世班禪大師圓寂之后,趙樸老對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更多了一份牽掛。身為學院高級顧問,趙樸老對學院非常關心,只要時間、身體許可,他都會參加開學典禮為學員們開示。特別是1990年3月底,在他的主張下,中國佛協召開藏傳佛教座談會,研究藏傳佛教工作,趙樸老出席會議并發表了重要講話。1997年9月2日,高級佛學院慶祝建院十周年,90歲高齡的趙樸老出席慶祝大會,回憶了他和十世班禪大師發起成立高級佛學院的情景,他鼓勵學員們要學好各類文化知識,不但要懂得出世間法的知識,還要掌握世間法的各門知識。同時,他號召三大語系的佛教要相互加強學習、交流和理解,共同促進中國佛教事業的發展。 

  日月交輝,法脈流傳。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秉持兩位大德的教誨,始終堅持高舉愛國主義和社會主義旗幟,30多年來共培養藏傳佛教高級僧才1000余人,在推進藏傳佛教堅持中國化方向發展的道路上續寫著趙樸老和十世班禪大師的濃濃師友情。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平特肖开奖记录 高频彩走势图app 时时历史记录查询 时时彩怎么变成20分钟了 500万彩票最新计划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漏洞 体彩福建三六选七 中国福利彩票36选7中奖规则 快乐赛车全天人工计 宁夏11选5走势图爱乐彩 秒速时时心得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