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肖开奖记录
中國西藏網 > 雜志

“漢族人”張加多的藏族文學夢

索窮 發布時間:2019-04-03 13:42:00來源: 《中國西藏》

  
圖為張加多近照。加多供圖 

  加多也有人私下里叫他“漢族人加多” “張加多”,先說說這個特別的名字。我問他,這個名字是誰給您起的?加多心不在焉地說,名字是他自己“隨便起的”,沒有什么特別的涵義。這主要是因為“加多”這兩個字,單純從藏文字面理解起碼有兩個意思,一個是“遼遠高闊”之意,仿佛說的是加多常年生活的這片區域,也就是世界屋脊、藏北的羌塘高原;還有一個含義可理解為“生活在高地上的漢族人”或“漢族人在高原”,那指向就更明白了。但究竟是以哪個意思為主呢?老頑童加多背著手笑而不答。他是千里嘉黎草原上為數不少的漢裔后代,是漢族人“張家”在嘉黎的第六世孫,他和他的堂兄弟張江英等是千年茶馬古道歷史上各民族同胞交往交流交融的結晶之一。

  我說,那就先請您講講你們嘉黎“張家”人的故事好嗎?為人爽快的加多欣然應允。 

  打開年門的人 

  加多說,過去幾百年的事情又沒有什么記載,現在誰能說得清呢?“但是聽老輩人說我們家的張姓祖先可能是興建拉里(嘉黎古稱)關帝廟(藏語稱格薩爾拉康)的漢族官爺,但也有人說只是個普通工匠。當時他沒有帶家眷入藏,因此,我們家母系這邊應該一直都是藏族,或者說母系這邊土著血統非常明顯,他們結合后形成漢藏結合的新血統。為什么有我們這些人?因為茶馬古道!” 

  茶馬古道是指存在于中國西南地區,以馬或騾為主要交通工具的民間國際商貿通道,源于古代西南邊疆的茶馬互市,興于唐宋,盛于明清,是中國西南民族經濟文化交流的走廊。“二戰”中后期,茶馬古道最為興盛,分陜甘、陜康藏、滇藏、川藏等四路,連接川滇藏,延伸入不丹、錫金、尼泊爾、印度境內,直到抵達西亞、西非紅海海岸,是祖國內地與西藏間一條文化與經濟的生命線。

  圖為加多在擔任嘉黎縣副縣長時率領軍政各級領導組成的工作組,帶著牧民急需的物資赴災區慰問受災群眾。加多供圖 

  十八世紀末,尼泊爾廓爾喀人入侵西藏,清廷派出福康安為將率兵擊退頑敵,乾隆皇帝頒布《欽定藏內善后章程》,使得西藏與祖國內地的關系進一步得到加強,位于川藏官道上的嘉黎(古稱拉里)便逐漸成為商旅官員兵丁絡繹不絕的重鎮,市場熱鬧,文化繁榮。生在這條古道上的加多便在這種漢藏文化交融的濃厚氛圍中慢慢長大。 

  嘉黎由于是茶馬古道上的重鎮,來往商旅每天不斷。大戶人家在這里開辦店鋪、茶館,窮人家沒有本錢做生意,就上山砍柴、割草賣給商隊糊口。加多說:“我們每天看各色人等從這里匆匆經過,匆匆消失。我們這些小孩最期盼的是漢藏結合的新年早點到來。到了藏歷年三十晚上,我們小孩們再困也不會睡覺,都興沖沖地等著,一直等到夜里零點,所有的小孩成群結隊到一家一家的門口作揖鞠躬,在人家大門口齊聲用漢語吶喊‘拜年嘍’‘拜年嘍’,大戶人家都會給我們各種糖果、面點,稀奇古怪的小吃;窮人家沒有更多的東西,但也不會讓我們空手而歸,總會給我們一些炒青稞花、干奶酪等帶回家去。之所以說這是漢藏結合的新年,因為‘拜年’應該是漢族的習慣,我們說的‘拜年’兩個字發的就是漢語的音;小孩 ‘拜年’活動剛結束,家里的姐姐和母親就到河邊去取新年的‘白水’,誰家舀到新年的第一瓢‘白水’便被認為最吉利,一年中都會稱心如意,這就應該是比較典型的藏族人過年的習俗吧。” 

  加多想了想說:“但是最有嘉黎特色的新年習俗我覺得還是‘羅鍋且’(指打開年門)或者叫‘羅鍋且侃’(指打開年門的人)。具體地說,是在新年前夕家里主事的大人們要私下討論,選出一個卦象好,名字吉祥,父母雙全,相貌端正,道德品行口碑上佳的男人,把他定為家里打開新年年門的人,并私下通知他初一一大早到家里來參加新年祈福活動。具體時間是初一凌晨,家庭主婦把‘白水’背進家門的時候,‘打開年門的人’也應該在家里了,家里主事的長輩首先邀請他品嘗新年第一口釅釅的酥油茶,豐腴的‘切瑪卓’,甜美的人參果米飯。特別是要請他在新年里第一個為家里的佛像點燈供水焚香,之后,全家人才可以依次供佛、喝茶、吃飯并互道新年吉祥。這個所謂‘打開年門的人’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或者叫使命,就是當這一家人在新的一年中但凡有什么家庭糾紛、婆媳不和、兄弟爭執——只要是家庭內部的矛盾,一般都要請他來調節和處理,說白了就是起一個‘公人’的作用,他由此也成為民間事物中公正和公平的化身。那么反過來說,有了這種經歷的人,他自己也會嚴格自律,事事處處作出表率,從某種角度講,也會對他未來的人生帶來很多助益。別人不知道怎么想的,我自己是把這個活動理解為‘開門紅’儀式。在漢族的傳統文化里不是有‘開門紅’這種說法嗎?比喻工作、事業一開始就取得好的成績、獲得成功,也是新一年的開始。據說這個詞匯很早就有了,那時在中原,房屋一進門都有一塊門墻,逢年過節時大家都愛往門墻上貼點紅色福字、紅紙門神等,以期開門見紅,來年風調雨順,日子興旺發達。從這里也能看出嘉黎自古以來是多民族文化的薈萃之地,這是一個很好的明證。” 

  圖為加多(左起第三)在鄉間慰問在艱苦環境中堅持工作患病不起的干部,了解相關情況,尋找解決的辦法。加多供圖

  加多記得那時候小孩們喜歡的新年娛樂活動還有蕩秋千、老鷹抓小雞、提格(羊拐骨游戲)等。大人們喜歡的游戲有打靶、藏牌、麻將、肖(骰子游戲)、迷瑪(藏棋)、抱石頭、賽馬、跑步、跑馬射箭、唱歌跳舞等,有些寺院會舉行誦經比賽(加多說嘉黎由于位置重要,西藏噶廈派往嘉黎的宗本都是布達拉宮孜仲級別的高級僧官,他們不僅是宗本也是嘉黎幾大寺廟的堪布,較為看中宗教教育),這種誦經比賽加多小時候也參加過。 

  聊到盡興處,加多越說越激動:“對了,漢族年節文化特點的東西還有‘掛燈籠’,用油紙扎一個籠子,紙上寫字,里面點上蠟燭,年三十晚上掛起來,非常漂亮;還有祭灶神,在藏式的泥巴灶臺上貼起紅紙,上面寫字,可以寫漢文也可以寫藏文,藏文就寫‘扎西德勒彭松措,阿媽巴珠共康桑’。” 

  還有夏季的扎拉幫堆賽馬節,扎拉幫堆是“戰神贊”的意思,原意為儀軌贊詞,實為當地的一個傳統節日,傳說是當年五世達賴喇嘛去北京覲見順治皇帝時,嘉黎地方作為重要官道提前一年得到通知,人們進行了精心的準備。待到五世達賴來到嘉黎,在此地休整月余。當地人舉辦了盛大的歡迎儀式,并借機將此節日固定了下來。 

  嘉黎人能說會道是出了名的,例子之一是扎拉幫堆賽馬節期間還要舉辦一種辯論形式的說唱“百夏”比賽;還有“拉夏” “卓夏”等大概三種辯論形式的說唱,一個是唱歌中的辯論賽,一種是舞蹈中的辯論賽,這表現了嘉黎地方傳統文化中特別重視一個人口才和能言善辯本領的特點。從歷史檔案記載中可以看到:過去嘉黎人跟西藏噶廈打官司打贏的經歷委實不少,當地人對這種辯才無礙的人非常尊敬,轉而使得各種形式的語言藝術得到空前發展。 

  在漢藏文化的共同氛圍中長大的張加多見過的最后一個“女漢族人”叫扎西卓瑪,她漢語說得很好,她是嘉黎關帝廟的最后一任“廟祝”,最后她把自己的財產都捐給了寺廟。年紀大了,她投奔生活在林芝的兒子,并在那里去世。 

  業余出版藏族文化專著百萬字 

  出生于1950年的加多小時候被家人送到嘉黎寺學經,老師不教他識字,主要是背誦各種經書。 

  加多八九歲的時候從寺院走出來,在民辦小學上學,大概上到小學二年級,就參加了各種各樣的工作,到牧場放羊、放牛、修路、當公社干部、到那曲地區修理廠當工人、會計、保管員,從那里轉干、入黨。調到嘉黎縣,當麥地卡區委機關黨支部副書記,到咸陽西藏民族學院學習漢語,回來后升任麥地卡區委書記、縣商業糧食局長,縣政府副縣長和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一直干到退休。 

  為什么喜歡民間文學?為什么業余從事那么長時間的民間文學的搜集和整理工作?加多說,不是因為我加多有多高的文化水平,而是因為有童年的這些經歷,我對民族文化有濃厚的興趣;第二也是由于現實的需要。“你看現在的人,有手機、有電視、有電影院,有各種文化娛樂設施和場所,我們那個年代可不是這樣。但人跟動物不一樣,人是自己會尋找和創造快樂的。無論是過年還是舉辦賽馬會,甚至召開鄉村干部會議,一到夜晚,人們會自動聚到一起猜謎語、說故事、唱歌跳舞、論古談今,各展才華,各種熱鬧的活動通宵達旦地進行,那種場面是令人動容的。我就在那里想,如果哪一天人們把這些優美的辭令,典雅的故事,激越的旋律,悲傷的經歷和痛徹心扉的名言警句因為沒有被記錄下來而遺忘了,那該是我們多大的損失!可是左看右看,好像沒有人覺得這就是寶貝,謎語、諺語、故事、傳說、歌謠、比喻就像草原夏季盛開的花朵,最容易受到霜雹的摧殘而凋零。我渾身一激靈,就像一股熱血沖上頭一樣,加多不做誰做?不是我加多本事大,而是我喜歡這些東西,知道它的價值所在。不是為了給自己留下什么名聲,如果以后這些嘉黎的寶貝我能把它整理出來,送到博物館、圖書館、資料室、書店,供后人研究和探討不也是很好嘛!” 

  然后就是“自討苦吃”的各種“自我折磨”。首先是身先士卒,自己動手;然后是求人(女兒和女婿都是教師,可以幫他抄抄寫寫);其次拜師學藝(那曲當地作家旦巴亞爾杰等人都對他提供了專業的指導);第四步是“破財”(在得到政府資助的同時,他自掏腰包三四萬元用于各項開支);最后是厚著臉皮“化緣”(有點像盲人摸象,出版社的門都不知道往哪兒開)。終于有些成果,出版和發表了上百萬字的嘉黎各類民間文化資料。 

  加多說:“我手里現在還有五本書等待出版,內容涉及嘉黎民俗文化的方方面面。包括嘉黎民間傳統的《謎語》《卜辭》《堪輿》《天相》《解夢》等鮮為人知的內容,當然還需要完善。我跟子女說過,我會留下一些錢,如果有機會你們慢慢把這些書出版,這就是我留給你們的唯一遺產。” 

  說著說著,加多有些激動:“我不是什么專業文化工作者,我的本職工作也不在文化領域;但是,當時的縣領導對我的工作非常支持,也有一個原因是我喜歡搜集民間文化,跟群眾走得很近,在老百姓當中做到不擺架子,平易近人,老百姓有事喜歡找我,可以說有點威望。所以縣里有什么草場糾紛、蟲草糾紛、邊界糾紛,領導經常派我去解決,而我也總是想盡一切辦法,不帶一點私心,一碗水端平。當時,上級分到嘉黎縣的第一輛豐田霸道車是讓我先坐的,書記、縣長還沒享受呢,這就是我做事勤勤懇懇認真負責,領導和人民對我的嘉獎,實實在在的嘉獎,讓人心里格外溫暖呀。”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平特肖开奖记录 私彩投注改单 pk10每天几点开始售票 今天14场奖金有多少 中国体彩唯一官方网站 河北十一选5助手 七位数最早开奖号码 时时走势图怎么分析 赛车的秘密玩法心得 北京时时彩的骗局 腾讯分分彩一码不定位固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