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特肖开奖记录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西藏蒙滿文檔案”:讓專家震撼,真實還原“國家記憶”

王淑 發布時間:2019-04-03 08:45: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訊 “石壓破闌干,門摧舊梐枑。雖云覺夢殊,同是終難駐……”春三月,再讀《夢游春七十韻》,字里行間,深感詩人元稹與白居易芝蘭之交的情誼。

  詩中提到的“梐枑”,最早見于《周禮》,是古代宮殿、陵寢、寺廟、官署等重要建筑前的禁行設施。清代的下馬碑,除類似功能外,還衍生出彰顯等級禮儀、昭示盛世功德的功能。


圖為故宮藏清代宗喀巴像。圖片來源:故宮博物院官網


圖為紫禁城的瑞雪。攝影:王琎


圖為故宮西華門外北值房及下馬碑。圖片來源:故宮博物院官網

  下馬碑:“同文之盛”背后的民族大融合

  當行至北京故宮西華門外,可見一對下馬碑,碑身正背面鐫刻滿、蒙、漢三體文字,漢字為篆體“至此下馬”。

  北京國子監前也有一座下馬碑,碑文為六體文字,分別為滿、漢、蒙、藏、回、托忒文。

  清代以前,下馬碑碑文均為漢文;清初,帶有少數民族文字的碑文開始使用,文字體數由二體至六體不等。這其中,既有國力強盛、國家版圖規模的象征體現,表露出清朝皇帝“同文之盛”的宏愿,也暗含著民族文化融合的歷史脈絡。

  遠在3000多公里外的拉薩,深藏在西藏自治區檔案館的蒙滿文檔案,也有著滿蒙藏漢文四體合璧的現象,與北京的下馬碑有著相似的實踐意義。

  2018年,大型叢書《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精選》出版,這批“藏于深閨”的檔案何以面世?還要從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的一對錫伯族伉儷吳元豐、郭美蘭說起。

  

  圖為大型叢書《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精選①》(全套叢書共10本)。攝影:李元梅

  

  圖為《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精選①》中,滿蒙藏文合璧的《康熙皇帝為任命五世班禪額爾德尼為達賴喇嘛經師并遣使賞物事致班禪額爾德尼敕書》。攝影:李元梅

  研究滿文檔案40余載的專家,緣何被這批“西藏檔案”震撼?

  三月的故宮,紅花初綻梨花繁,西華門北側的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青磚黃瓦,高大氣派。此中收藏著1000多萬件明清檔案,歷史在這里變成了車載斗量的文字……

  原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副巡視員兼滿文處處長、研究館員吳元豐,原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研究館員郭美蘭,夫妻倆曾經在此工作,潛心于滿文檔案整理研究幾十載。年屆花甲的兩人為同族、同鄉、同學、同事,伉儷情深。

  一對錫伯族夫妻,生于新疆,工作生活于北京,畢生醉心于滿文研究,他們的人生軌跡,亦是民族融合的當今寫照。

  回憶起初見西藏自治區檔案館所藏蒙滿文檔案,尤其是22件元代西藏官方檔案時的感覺,吳元豐、郭美蘭不約而同地使用了同一個詞:“震撼”。

  夫妻倆都是在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從事滿文檔案工作40多年的研究人員,為何會對西藏的這批檔案有這樣的評價?


圖為郭美蘭。攝影:王淑

  郭美蘭:讓“藏于深閨”的西藏蒙滿文檔案“活”起來、“走”出來

  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治理國家和社會,今天遇到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在歷史上找到影子,歷史上發生過的很多事情也都可以作為今天的鏡鑒。”

  檔案是歷史的原始記錄,凝聚了前人治國理政的豐富經驗,閃耀著傳統文化的思想光輝。正是基于檔案的固有屬性、價值和作用,2018年,《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精選》應時呈現于世。郭美蘭參與了該書中滿文檔案文獻的翻譯工作,她向我們講述了其中的因緣。

  5年前,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的俞正聲,就《光明日報》登載的《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文書亟需整理和研究》一文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進一步加強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整理研究和開發利用工作。

  “西藏自治區黨委、政府及國家檔案局對這個批示高度重視,及時安排部署,專門成立工作領導小組,組織有關專家學者開展整理編輯工作。這項任務被安排給了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具體的調查、摸底工作便落到了我頭上。”1987年便開始涉獵西藏滿文檔案研究工作的郭美蘭,有了走進西藏接觸一手資料的機會。

  西藏自治區檔案館于2014年正式啟動《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精選》大型影印叢書文化工程。2014年3月12日,郭美蘭與內蒙古檔案館蒙古文檔案部主任張海山,一起從北京出發,直奔西藏自治區檔案館。翌日,兩人便開始工作:摸底排查這批檔案的保存狀況、損壞程度,按照時間順序區分、登記蒙滿文檔案。張海山負責蒙文部分,郭美蘭負責滿文部分,西藏自治區檔案館為他們專門安排了工作間和記錄書記員。

  “在摸底工作中,我感到非常震撼,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館藏的檔案大多是抄錄的復件,沒想到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里就藏著原件,是當時中央政府直接頒發到西藏的。”回憶起來,郭美蘭難掩激動之情。十天后,兩人整理出滿文檔案約300件,蒙文檔案1000多件。

  回到北京之后,郭美蘭即刻提交了建議書,她認為,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批檔案的破損程度會越來越嚴重,不能讓它們一直“躺”在檔案館里,需要編輯出書,與讀者見面,發揮其彌足珍貴的史料價值。

  當年,國家檔案局旋即給西藏自治區檔案館撥款,著手整理出版工作。掃描件帶到北京之后,烏云畢力格、郭美蘭等專家學者,在西藏大廈“閉關”,專心于整理、翻譯、注錄工作。最終,選錄檔案共計1394件,形成近50余萬字的漢譯文。

  經過4年的辛勤工作,大型叢書《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精選》出版,將這批“藏于深閨”的檔案,首次系統地影印公布于廣大讀者面前。


圖為吳元豐。攝影:王淑

  吳元豐:檔案能夠還原歷史真相,是“國家活動的記憶”

  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是人們了解古代西藏社會的寶貴材料,吳元豐、郭美蘭夫婦將其特征歸納為六點:

  一是歷史文獻的獨一無二性。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館藏檔案最早至明代,多為抄件(復件),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的蒙滿文檔案,最早卻可以追溯到元代,起止時間為 1324 年至 1908 年,時間跨度長達 585 年,絕大部分都是檔案原件,具有原始性和唯一性。

  二是檔案的文字種類眾多。有八思巴字、蒙古文、托忒文、滿文和滿蒙藏漢文四體、滿蒙藏文三體、滿蒙文二體、滿漢文二體合璧等多種文字字體。

  三是檔案的文體眾多。檔案中包含了元代八思巴字皇帝諭旨、清代皇帝詔書、敕書、上諭、 清代有關機構和官員文書、駐藏大臣文書、達賴喇嘛和西藏地方官員文書、滿蒙王公貴族及僧侶呈西藏地方首領書信等。

  四是檔案的紙張類型豐富。檔案載體介質多為黃色臘纖紙和各種宣紙,以及蒙古王公專用紙張等。其中,黃色臘纖紙是清代文書專用紙,紙上用金銀粉描龍紋、祥云紋,背面撒金粉。如今,這門工藝已經失傳,因此修復難度很大。

  五是檔案內容涉及面極廣。包括皇帝與宗教領袖之間的請安存問,中央和地方政府對官員的任命處分,寺院財產保護,稅務征收,高僧大德與王公貴族名號賜封、冊印頒賞,尋找轉世靈童與指導學經,以及佛經印刷、佛像雕刻、經籍釋疑、熬茶超度、延壽求子、禳災祛難、政教關系、國際關系、邊境貿易、軍事布告、邊境巡邏、緝捕文告、申訴告狀、法律截判、路票發放、流民安置、差旅補貼、治安管理、懲治貪腐、平定叛亂等內容。

  六是檔案文字具有的藝術性,包含了各種書寫體。

  “今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在這個特殊的節點,通過原始權威的檔案文獻,還原歷史的本來面目,有利于讓人們認清歷史上中央與西藏地方的關系。”吳元豐強調,檔案中蘊藏的治國治藏理念,至今仍然具有啟迪作用,可為今人提供有益的思想營養,合理利用,將有利于服務于國家各個層面的工作。

  “歷史檔案是國家在實際辦理事情中形成的自然記錄,是‘國家活動的記憶’,具有憑證作用。”吳元豐認為,《西藏自治區檔案館館藏蒙滿文檔案精選》的出版,不僅為歷史研究提供了第一手原始資料,更重要的是為維護國家主權、解析邊疆問題和民族關系等方面問題,提供了有力的歷史依據。(中國西藏網 圖、文/王淑 李元梅 賈華加)

(責編: 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平特肖开奖记录 时时彩双胆技巧算法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微信群 体彩万能6码 网易彩票手机 久丰娱乐登录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直播 网站下载棋牌 麻将规则公式 比例投注法是怎么投的 百人炸金花能破解吗